墻之外

2020-10-22    隨筆日志    【手機瀏覽本頁】


  一輛卡車在他面前嘎然停下。一個蓬頭司機伸出頭,厲吼一聲:“找死呀!”他抱歉地微笑,就過去了。若是在以前,他會沖上去敲破那個司機的頭。但是今天他不會這樣做,以后也不會。

   三年前宣讀判決書那天,法官問他是否上訴。他笑笑說免了,就在判決書上簽了字。外面饑一頓飽一頓,四處躲債主避仇家的日子他已經受夠了。在墻里面,他還有拳頭和義氣打通上下關系,人模狗樣地活著。在墻外面,他是個一文不名的社會臭蟲,死在街頭也不會有人埋。他猜想家里人很為他難過。如果他是被判死刑,他父親或許會放鞭炮慶祝一番。

   在那里面,所有人都有盼頭,盼放風,進“勞動號”,表現好還能減刑。只有他不知自己盼些什么。

   妹妹已經嫁人了吧?不知父親現在怎么樣了?還能怎么樣?象蜜蜂和螞蟻一般機械的生活,努力工作,不停的賺錢,不讓自己閑下來,回家用酒精香煙麻痹自己。想到這里,他苦笑,摸了摸額角的傷疤。想家想了那么多年,這個動作已成習慣。入獄前兩年就離家出走了,還想這個家做什么。不如就這樣一直游蕩下去。朝家的方向望去,千篇一律的燈火。能容受他的,只有這無盡的虛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父親

  那一天,他又在喝酒。用來消愁的,幾十年了,戒不掉。他的女兒以為他不知道自己得的病是癌。他也努力裝做自己還不知道。

    女兒說:“爸,你又喝酒了,我也喝!闭f著就伸手去拿起酒瓶咕咚咕咚地往自己喉嚨里灌。

   他驚得一楞,隨即暴跳如雷,揚手就是一掌拍了出去。啪的一聲,酒瓶被打落,碎了一地。病房里頓時充積著刺鼻的枯澀氣味。

   “不許你喝,我都喝成這樣了。當年若不是我酒后失手打破了你哥的頭,他也不會出走...”

   死一樣的安靜,兩人仿佛化做一雙對視的雕塑。

   然后他落淚了,說:“都是爸不好,爸不喝了!

  “不。爸,你喝吧...” 女兒泣不成聲。

   一切都看在醫生的眼里,她只恨自己無力回天。

   醫生說:“是***吧,這里有你的一封信!

   她接過信讀完,就轉過頭去,沒再說什么。

   幾個月之后的一個月圓之夜。

   “爸,哥又來信了。他寄來給我上大學的錢。他說當年那件事使他失去了父愛和家,但是他不后悔!

   她用顫抖的手點燃了一只蠟燭,跳動的火焰里,那扭曲的字體,竟然十分娟秀。

   那座新墳前,只有她一人自言自語。







相關文章
熱點文章
无码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三区,韩漫免费无遮挡韩漫免费漫画网站,久久WWW免费人成看片,欧美成人精品高清在线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